本报记者 蓝震 王丽 本报通讯员 温艺华

家住杭州下城区马市街社区61岁的赵大伯怎么也无法料到,春节期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他,会撇下心心念念、一直照顾着的母亲(瘫痪)和阿妹(有精神疾患),先走一步。

令人唏嘘的是,他在家离世数日才被发现。而在邻里眼中一向内向、沉默的他,其实是才华横溢的教师、编剧和作家 。

我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数据显示,在杭州,每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

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何更好地扶持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则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

连日来,钱报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和社工与志愿者一起,来到老年人身边,来到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身边……

这些家庭,有的是相依为命的老夫妻俩其中一个生了重病,有的是子女早逝或患病不能自理,而父母渐老无力照顾。

他们的生活,如风中的残烛飘忽摇曳,我们,又该如何为他们遮风挡雨?

照顾中风老伴多年

14年来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采访对象:寿阿姨、张叔叔

年龄:70岁、74岁

“老头子,今天没下雨,我们出去走走。”70岁的寿美凤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出了房门。从3楼下到1楼,走了半个多小时。

16年前,他们的儿子因为意外离开人世。没两年受了刺激的张志新高血压引发中风,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每天夜里,张志新要起夜十几次,只要他动一动身体, 寿美凤就会惊醒过来,披件衣服就赶紧下床把尿壶端过来。14年来,寿美凤没睡好一个整觉,病一个个累出来,糖尿病、心脏早搏钙化、高血压,后来连肾都出了 问题。在老两口的房子里,最多的摆设竟然是一盒盒药品。

就在前些天,张志新上厕所,因为坐得久了,加上本就半边瘫痪,起来的时候腿一麻没站稳,一下就倒在地上。寿美凤心里一慌,连社区给装的紧急呼叫按钮都忘了,就冲下楼去找人……

“他们这个家全靠寿阿姨撑着。”

社工一对多确实力不从心,不妨考虑机构养老

艮园社区书记陈滨:我们有两位志愿者与老两口结对,时不时会登门看望,而住在他们楼上的杨惠琴,更是热心邻居一个,有好吃的都会给两位老人留一份。“我们社区一共有社工12名,加上4名居委会成员,16个人要负责7000多位居民的日常管理和事务,担子不轻。”

寿美凤、张志新两位老人是社区重点关注的对象,社工会定期上门探访或者电话了解情况,还有热心的志愿者帮忙。可是即便这样,依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老人每天晚上要起夜,这事儿志愿者根本插不上手。

“其实,机构养老,也许是帮助这些特殊老年群体的出路。”陈滨说,今年他们志愿者队伍打算做件事儿,把全杭州的养老机构都跑一遍,整理一份资料,推介给 有需要的老年人,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陪着他们去实地看看,现在不少养老机构条件很不错,医养护一体,希望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受机构养老的理念。

一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她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采访对象:吴奶奶

年龄:81岁

敲开定安路社区吴奶奶家的房门,她像个孩子一样,从屋里蹦了出来,一把握住上城区清波街道社工姚乐娴大姐的手,乐得合不拢嘴。姚大姐是老人的老朋友了,像女儿一样,经常过来找她谈心。

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房间不大,50平方米。来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老人的午餐是前一天的剩饭,烧成泡饭,就着酱萝卜。“一个人吃,简单点。”吴奶奶怕尴尬,赶紧把话题岔开了,“社区蛮关心我咧,隔三岔五都会有人过来跟我聊聊天,帮我买菜,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吴奶奶的丈夫走了10多年,最爱她的女儿也走了4年多了。

“女儿走了,家里更空荡了……”说着说着,老人眼角已含泪花。姚大姐赶紧开导起来,“不要担心,女儿在天上保佑你的,你身体好过得好,女儿才开心呢!”

吴奶奶身体还算可以,她最怕的是孤独,每次想女儿时,只能对着两只鸟说话——“买来四五年了,很通人性,每天心里有苦恼,我都会跟他们说说。”

“最担心生病,谁能叫得应呢?”老人的担心,其实社工姚大姐也考虑到了,“吴奶奶有高血压,要天天服药,我们也会经常上门,也跟周边的邻居打了招呼,有事没事去敲敲门。”

打个电话串串门,对他们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定安路社区社工姚大姐:3年前姚大姐退休,就加入到关爱老年人的计划中来。她的热心、乐观,感染了身边很多人。

“在我们街道辖区内,从经济条件上来说,特别困难的家庭很少,但他们往往精神上的需求很大。”因此,姚大姐每次来走访这些结对的老年人家中时,经常一待就是半天。

“我们发起了银龄互助,低龄老年人帮高龄老年人。”姚大姐说,他们把热心人都发动起来,这三年的社工经历让她体会到,打一个电话,串一次门,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等我们上了80岁

年过半百的囡囡怎么办?

采访对象:朱阿姨

年龄:72岁

有这样一群父母,最迫切的愿望是自己活得比孩子长。家住清波街道的朱阿姨,就希望自己能一辈子照顾女儿。

“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朱阿姨的忧伤,也道出了所有残疾人家庭的心声。

女儿5岁那年确诊了大脑的问题。“当时只希望她可以自食其力。”但是,这个曾经最低要求也难以实现。

其实,朱阿姨做过三次大的手术,“2001年那次,我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含泪整理好了女儿的衣服,把女儿平时用的清洁用品再三交代给老伴……”好在这么多年来,朱阿姨很“争气”,屡屡闯过鬼门关。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照顾女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几天,46岁的女儿胆结石又犯了,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朱阿姨只能默默流泪。“医生建议开刀。但一想到要熬夜照顾女儿,我和老头子真吃不消啊!等再过几年,我们上了80岁,囡囡(指女儿)怎么办啊?”

“要是能有个志愿者来帮我们一把,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时间,帮我们一起照顾囡囡就好了。”

洗澡擦身洗头理发,努力提供居家照顾服务

清波街道社工小孔:对这些特殊的群体,许多街道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清波街道正在培育和扶持“麦田圈”计划,专门关爱独生子女残疾家庭等。

目前,项目已经组成了家庭联络员队伍,每月与各自服务的家庭进行电话交流和走访看望。“先了解服务家庭的需求和困难,再主动为他们提供切实需要的照顾服务,比如洗澡、擦身、洗头、理发……”

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专门的养老服务机构的群体,“麦田圈”计划努力提供居家上门的照顾服务。对于类似朱阿姨家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会多走动,一起帮他们克服困难。

面对公众提问与记者采访,你准备好了吗?大人物可万万不能信口开河,因为一失言就成千古恨。你瞧,大领导N年前的率尔之言(比如教训年轻人图样图森破一类),到今天还要被翻出来调侃呢!

上对下的“意见”是权力,下对上的“意见”是无力。所谓权力,就是,你对我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我的意见。所谓无力,就是,我对你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你的意见。

美国总统大选让我们看到,不管这个群体如何多样化,她们总体的力量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日益增强,而女性问题是任何候选人都不能忽视的。

虽然暂时不能在大范围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总是需要给这一群体希望。有希望,才有解决的可能。

国外影视公司宣传片专注高品质制作/完美创意-##x_keyword_1##专业致力于打造高端影视制作--业务涵盖影视广告、微电影制作、全高清企业宣传片、形象专题、产品专题影视剧制作等业务

视觉制造:
1、接受客户委托-成立专题片专案组(创意总监,创意文案,制片,编剧)。
2、对客户调研。
3、出创意文案。
4、与客户召开创作会议,修改创意文案。
5、出解说词和分镜脚本。
6、与客户讨论修改完善解说词和分镜脚本。
7、文稿定案。
8、成立摄制组(制片人、导演、摄影、灯光、剧务)。
9、采景/置景、选上镜人员(员工或专职演员)。
10、客户认可场景和上镜人员(员工或专职演员)。
11、实地拍摄。
12、后期制作(画面编辑、解说录制、动画制作、特效合成、音乐合成)。
13、客户审片。
14、修改、出成片。

制片组

制片经理、现场制片跟随导演一起考察场景,选景时要契合剧本的要求,了解景地的交通状况、气候条件、通讯条件、食宿条件等,对如何安排拍摄计划,如何在现场调动工作人员配合拍摄做到心中有数。同时也要负责与所选的场地的负责人谈判使用条件并签订合约。

由制片部制定拍摄计划。

由制片部制定剧组的日常拍摄管理规定。

由制片部完成全剧分场景表、分场景排序表、场景统计清单、演员出场统计清单等。

印发剧本,保证各个创作部门有一或两套剧本,主要演员有一套剧本,配角有出演场次的剧本。

准备各类的文书材料,证明信与介绍信等。

准备器材设备,安排检查设备、安排试机(试拍)。

为剧组做好后勤保障,安排住宿、交通,联系好饮食与用水。会计准备好剧组内部使用的收据、费用报销单、酬金结算清单等。

做好工作人员的胸牌、车辆上的剧组名牌等。

监督各部门按原定计划完成开机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准备开机仪式。


主题是一个片子的灵魂。首先要确定好制作一个什么样的微电影,有一个中心思想,才能朝着这个主旨不断的努力,制作出理想中的微电影。观众在看完之后,才能有所思考,而不是云里雾里。 
微电影拍摄器材准备 
要制作成功的电影,好的拍摄器材是最基础的保障。自己制作微电影,一般是采取租恁器材的方式,不仅要考虑到器材的性能,还要考虑到租用的成本问题。器材准备过程中,必须有专人跟踪负责,以免器材丢失或出现其他意外情况。 
微电影进行拍摄 
拍摄前,要做好拍摄日期安排和选择好拍摄场地,才能保证拍摄过程中更加顺畅。要实现对取景的地方进行踩点,不能临时抱佛脚,那样,只会耽误或延迟拍摄的时间,一切要有计划的进行。 
微电影后期制作 
片子拍摄好后,要进行初剪、精剪、配音、配乐、字幕、特效等一系列的制作,让整个片子有顺利而不凌乱,并能够带给观众视听结合的效果。就算再好的画面,没有听觉上的效果,会逊色不少,且观众无法通过画面直接了解这个片子的所要表达的思想。 


王志刚儿子四郎多加向前来悼念的亲友致谢

原标题:王志刚追悼会在成都石渠两地举行 儿子:想回到石渠从警 继承父亲事业

悼念厅内,人们绕着王志刚的遗体,依次告别。送走宾客,白玛一家再也难忍悲痛,放声大哭起来。这是他们最后的告别。

11日上午9时,王志刚遗体告别仪式在成都东林殡仪馆举行。王志刚的亲朋好友及同事近百人前来参加悼念。

千里之外,扎溪卡大草原同样沉浸在悲伤中。当地百姓一早便赶到石渠县公安局,向这位“赤胆英雄”致哀。

送别英雄

成都石渠两地同办追悼仪式

11日一早,位于新都区的东林殡仪馆内,悼念王志刚的宾朋们陆续赶来,等着见王志刚最后一面。上午9时,悼念仪式正式开始,生前同事、亲戚朋友、州县领导,近百人依次站立,向王志刚致哀。

甘孜州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刘堰宣读了来自公安部及四川省公安厅的悼念词,石渠县政法委书记向华代表当地政法部门向王志刚的离去表达哀思。

悼念仪式上,妻子白玛眼带血丝,目光直直地望着丈夫,但王志刚已无法再回应她。一家人直到送走宾客,强忍的情绪才一下释放出来,悲恸的哭声让人不禁落泪。外甥泽仁尼玛说,最近几天,一家人已不记得哭晕过多少次,始终无法接受舅舅的离开。

千里之外的石渠,一场悼念会同样进行着。王志刚的同事们以及他曾经帮助过的周边老百姓默默为他献上一朵哀思的花。凑巧的是,草原的天空一早就飘起了雪,许久都停不下来。

儿子愿望

回石渠考警察继续父亲事业

“爸,你放心,以后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妹妹,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儿子四郎多加忍着泪水,向前来参加悼念的亲朋及父亲的同事致谢。

20岁的四郎多加在成都上大学,受父亲影响,当警察也成了他一直以来的梦。今年7月,四郎多加还跟父亲说,等明年毕业后一定要报考警察,回到石渠,为父亲分忧。王志刚连连夸赞:“好样的,支持你,那你要早点备考了哦。”

在悼念仪式上,四郎多加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愿望。“石渠是爸工作了26年的地方,那里有他热爱的公安事业,有他没有尽完的责任,也有他牵挂的群众,我希望能够继续爸爸未做完的警察事业。”回到石渠当警察,成了四郎多加的愿望。

安葬石渠

继续守护扎溪卡大草原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王志刚遗体火化后,其骨灰将被带到他工作了26年的石渠,去继续守护扎溪卡大草原的安宁。

按家属最初的想法,落叶归根还是希望带回黑水老家安葬。“家里人都希望能够带他回黑水,看望他也会方便些,在外20多年,总还得回家吧。”泽仁尼玛说。

但家人最终改变了想法。此前,王志刚就曾向爱人白玛表示,公安工作随时都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如果有一天发生不幸,希望能把自己留在石渠扎溪卡大草原。“既然是他的愿望,我们尽管不愿意但还是要遵从。”

家里几个老人经过一番商量,征得白玛和两个孩子意愿后,决定将王志刚的骨灰带到石渠安葬。石渠县公安局也将为王志刚设立墓碑,入葬当地烈士陵园。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公众号(xws4_fmprc)消息,在4月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日本近日宣称将集中部队指挥权,这是日方在二战之后首次采取类似举措。日方称,此举是因为朝鲜可能进行更多的弹道导弹试验、日领土可能会遭到攻击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大家都注意到了,近来朝鲜半岛局势出现积极迹象,有关各方积极开展互动。有关方面,包括美方都为此作出了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效。在这一过程中,日方似乎有些受冷落。

近来,日方又发表了一些朝鲜方面可能正在进行新的核试准备、可能开展更多导弹试射的言论。他们拉响警报,成功吸引了国际社会的注意力。

请日方放心,国际社会在推进半岛无核化、全面完整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方面的决心和意志是非常明确的,也是坚定不移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各方能够抓住当前时机,相向而行,共同为推动半岛局势的缓和、将半岛问题的解决重新纳入到对话协商的正确轨道而作出努力。我们希望在大家共同努力的时候,不要有人“拖后腿”。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埃及军营遭恐怖分子袭击 至少8死15伤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消息,埃及军方发言人塔梅尔·里法伊当日发表声明称,埃及西奈省中部一座军营当天遭恐怖分子“大规模”袭击,造成8名军人死亡,至少15人受伤。有14名恐怖分子在交火中被击毙。

据报道,14名恐怖分子于日出前试图潜入这座军营,其中四人携带腰带炸弹,企图制造自杀式袭击,军方在交火中击毙了全部14名恐怖分子。

报道还称,声明没有公开这些恐怖分子所属的组织。

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