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霍金葬礼今日在剑桥举行,6名大学搬运工抬棺

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的葬礼在剑桥大学冈维尔-凯厄斯学院附近的圣玛丽教堂举行。东方IC 图 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的葬礼在剑桥大学冈维尔-凯厄斯学院附近的圣玛丽教堂举行。东方IC 图

当地时间3月31日14时(北京时间3月31日21时),英国理论物理学家(Stephen Hawking)的葬礼将于剑桥大学冈维尔-凯厄斯学院附近的圣玛丽教堂举行。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尽管霍金本人是一名无神论者,但他的葬礼将按照传统在教堂举行,仅霍金的家人、朋友及同事参加,不对外界开放,受到邀请的约有500人。葬礼之后还会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举行一个私人纪念活动。霍金读研究生时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学生,博士毕业后直到去世,霍金在冈维尔-凯厄斯学院度过了他的大部分科研生涯。

尽管民众无法参与葬礼,但当地政府预计,将会有大量市民聚集在教堂外和沿途,以表达对霍金的敬意。葬礼举行期间,剑桥市政府没有大规模的封路计划,但当霍金灵柩从家运往教堂时,将进行短暂交通管制。

据法新社报道,霍金家人请求剑桥大学的6名搬运工为霍金抬棺,他们中多数人都曾在霍金出席晚宴时为他提供过帮助。

此前,霍金的子女曾在一份声明中称,选择在剑桥举行霍金的葬礼,是为了体现“霍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以及这座城市对他的爱”。“我们的父亲在剑桥生活、工作了50多年。他是这座大学及城市一个不可分割和有高辨识度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决定在剑桥举行他的葬礼。”声明称。

BBC报道称,今年6月15日,霍金的骨灰将被安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与著名物理学家牛顿(1727年下葬)、生物学家达尔文(1882年下葬)毗邻安息。

霍金 视觉中国 资料图霍金 视觉中国 资料图

霍金1942年1月8日生于英国牛津,生前任剑桥大学教授,曾担任过该大学卢卡斯数学教授。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宇宙和黑洞,提出过与黑洞相关的“霍金辐射”理论。他还撰写过全球畅销科普书《时间简史》,该书自1988年首版以来,已被翻译成数十种文字,销售量超过千万。

2018年3月14日,史蒂芬·霍金去世,享年76岁。 

撰文|子豪

全国“两会”之后,地方人事密集变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第一天就有5个省的党政一把手发生变动。

随着各省级一把手的相继确定,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近一周来,至少有十位省级政府的秘书长人选也相继确认——

李金科任辽宁省政府秘书长,

陈建刚任江苏省政府秘书长,

欧顺清任重庆市政府秘书长,

申长友任山东省政府秘书长,

张虎任广东省政府秘书长,

别必雄任湖北省政府秘书长,

黄新銮任福建省政府秘书长,

白金明任安徽省政府秘书长,

张黄元任青海省政府秘书长,

常正国任甘肃省政府秘书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规定,在本级人代会闭会期间,人大常委会可决定副省长、政府秘书长的任免。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履新的省级政府秘书长中,李金科最为特殊。今年2月,李金科被选为辽宁省副省长,如今再兼任省政府秘书长,正因如此,他也是10人中唯一一位副省级的政府秘书长。

此外,履新的10位政府秘书长都是“60后”,最年轻的是申长友,今年不到50岁。

李金科是辽宁本土干部,2017年3月开始担任辽宁省政府秘书长,此前曾在辽宁省政府办公厅、省委统战部等地任职。

一般而言,省级政府秘书长负责处理政府日常工作,并与中央部门对接工作、协调事务,联系同级党委、人大、政协的秘书长,同时还会分管该省驻外办事处。在很多省份,秘书长还会兼任政府办公厅主任。

履新的10位政府秘书长中,大多都有主管某一委办局和主政地方的经历。常正国担任秘书长前曾担任过甘肃省发改委副主任,定西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务;别必雄曾担任过天门市委书记、荆门市委书记、湖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等职务;张虎曾担任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组织部长、广州市税务局局长等。

据公开报道,2010年至2012年,中组部曾组织过三批中央、地方干部双向交流,即中央司局级干部到地方任职,地方厅级干部到部委任职。申长友、白金明正式这一时间调至地方的。

申长友到山东任职前曾在国务院办公厅任正局级秘书,后又担任济南市副市长,东营市市长等职务,他还曾出版过《市场管理行为规范论》、《WTO规则与中国的对策》等著作,并参与《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与发展之路》等书的编写工作。

白金明到安徽前也曾担任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后又任蚌埠市市长、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等职务。除了申、白二人,其余8位均是各地本土干部。

办公厅是党委政府的“前哨”和“后院”,地位重要、责任重大。高效的工作离不开合理的协调,全国两会刚刚结束,新一年的任务和目标也已经布置下来,作为各省级政府工作协调的主要负责人,任重而道远。

王海运

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决定组建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以改革优化援外方式,充分发挥对外援助作为大国外交的重要手段作用等。笔者由此想到多年来我国流传甚广的“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之说及其带来的种种问题。

这一提法是改革开放前,我国为彰显国际主义精神、争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意识形态相同国家的支持,而提出的口号。显然,它是以意识形态上支持中国作为前提条件的,并非完全“不附加任何条件”。但久而久之策略变成了战略,“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没充分考虑国家利益需要,有时当真为之。

这导致我们的对外援助指导思想一度混乱,教训深刻。我国曾勒紧腰带援助过不少“小兄弟”,但结果却常是事与愿违,甚至“兄弟关系”难以为继。这与僵化执行“对外援助不附加任何条件”存在关联。尽管这一口号近年很少再提,但并未被认真清理。

从世界大国的实践看,任何援助都是在变相施加影响,都有明确的国家利益考量,不可能“不附加任何条件”。西方大国的对外援助实际是干涉被援国内政的“软手段”,目的是建立或维护其势力范围,改变受援国的政策取向和政治生态,尽管有些援助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不能一概否定。

我国已发展成为世界大国,对外援助已成为外交中不可或缺的手段,不能因为“我国还有几千万百姓未脱贫”而拒绝为之。与此同时必须认识到,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对外援助只能量力而行。

我国对外援助强调不能像西方那样附加“政治条件”,但绝非不考虑国家利益需要,而是要能真正“服务于国家外交总体布局”。例如,有利于“负责任大国”形象的确立、软实力的增强,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和各领域合作的开展,有利于受援国家安全稳定、减少我国周边“生乱生战”的危险,有利于两国友好感情的培育、“紧密朋友圈”“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的构建,有利于我国地缘战略利益扩展。

同时,还要注意“加强对外援助的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推动对外援助工作统一管理,改革优化援外方式”。任何对外援助都要经过充分论证、力求做到每一笔援助效益最大化。要坚决避免外援决策随意,搞成“面子工程”“形象工程”;避免援助款项给对象国一拨了之,而不跟踪其使用是否符合我援助目的;避免以劣质产品援外,引起对象国反感反弹;避免让援助变成对对象国某个政治集团的利益输送,刺激其他政治势力产生反华情绪。特别要下大力消除对外援助中的腐败现象,防止外援物资订购变成某些主管人员对关系公司的利益输送。(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战略协作高端智库常务理事)

来源:港股那点事

原标题:帝国:盛世下的隐忧

▌一、从投资角度看:腾讯近乎完美

今日盘后,腾讯公布了2017年四季度财报和全年年报,业绩一如既往的超预期,数据堪称完美。

财报显示,2017年度全年业绩如下:

全年收入为2377.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56%;

全年净利为715.1亿元,同比增长74%。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为651.26亿元,同比增长43%。

截止2017年12月31日的四季度:

收入为663.92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51%;

净利为208亿元,同比增长98%,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为175亿元,同比增长42%。

这个季度,腾讯实现净利同比接近100%的增长,为三年来最高值,惊艳四座。

从投资角度看,腾讯不仅是一家好公司、还是一只好股票。

这个季度,腾讯的三项业务依然快速增长:

1、增值服务

增值服务业务2017年第四季的收入同比增长37%至人民币399.47亿元。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2%至人民币 243.67亿元。该项增长主要反映来自公司的智能手机游戏(包括《王者荣耀》等现有游戏以及《乱世王者》与《经典版天龙手游》等新游戏)的收入增长。该项增长亦反映来自公司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如《地下城与勇士》及《英雄联盟》)的收入增长。社交网络收入增长45% 至人民币155.80亿元。该项增长主要由于订购视频流媒体及直播等数字内容服务与游戏内虚拟道具销售的收入增长。

2、网络广告

网络广告业务2017年第四季的收入同比增长49%至人民币123.61亿元。媒体广告收入增长22%至人民币41.21亿元,主要受益于公司的腾讯视频(视频流媒体服务)收入的增长,部分被公司改进新闻应用的广告系统所导致的广告资源减少所抵销。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68%至人民币82.40亿元,主要由于来自微信(主要是微信朋友圈及微信公众账号)及公司的广告联盟的广告收入增长。

3、支付及云服务

其他业务2017年第四季的收入同比增长121%至人民币140.84亿元。该项增长主要受公司的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收入的增长所推动。

从估值看呢?

现在腾讯市值对应17年48倍估值,18年腾讯增速保持60%增长的话,对应18年估值目前也只有30倍。显然,对应现在腾讯的股价依然还有30%的上涨空间。

▌二、帝国的危机,总是从一个小落点开始的

毫无疑问,腾讯已经长大成人,它的迅速崛起像极了古希腊后期时代的亚历山大帝国。

“让我们把战争带给亚洲,把财富带回希腊”。这是希腊最著名的雄辩家的雄心,正是因为有着这种信念,马其顿的国王亚历山大率领浩浩荡荡的大军踏上了征服亚洲的征途。

经历10年的东征之旅后,亚历山大这位伟大的战神开创了继波斯帝国的阿契美尼德王朝之后的第二个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其疆域东自费尔干纳盆地及印度河平原,西抵巴尔干半岛,北从中亚细亚、里海和黑海起,南达印度洋和非洲北部。

公元前323年,时年33岁的亚历山大在筹备远征阿拉伯半岛时突然病亡,由于帝国初建,体制尚不完善,且亚历山大年富力强,未曾考虑和安排继承问题,所以他留下的权力真空无人能够填补。中央权力迅速解体,各地总督拥兵自立,为争夺亚力山大的遗产展开你死我活的斗争。

亚历山大帝国就这么在亚历山大死后,迅速分崩离析,往日的辉煌如过眼云烟。亚历山大东征时,在东方建立了几十座城市,许多都以亚历山大命名。可是,到今天,也有只埃及的亚历山大港至今仍以其名号命名。

帝国之死,总是这么不经意间,在最不能预料的地方,被击中要害。这个要害,初期看虽不伤大雅,然而阿克琉斯之踵迟早是要暴露出来的。

亚历山大帝国是成也亚历山大,败也亚历山大。那么,如今看起来完美的腾讯帝国,它的阿克琉斯之踵到底在哪里?

腾讯的阿克琉斯之踵——游戏。

这些年,腾讯东征西讨,建立了占据中国互联网江山的半壁流量。这些讨伐所依靠的资本,正是为其不断创造财富源泉的业务——游戏。

最近几年,腾讯的游戏占比虽有所下降,可是依然是其重要的创收来源。《王者荣耀》日赚1亿的神话,至今难以打破,可其背后,却是中国小孩不上课,偷家里钱,没日没夜的堆出来的。

游戏这个行业,按照国家的话来说,不是正道,而是邪道。走邪道的人,赚的永远是不义之财,然后不知哪一天,天降正义,这个行当就危险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帝国的长治久安之道,永远是正道。赚不干净的钱,是不会有人不管的,你赚的越多,越壮大,就越危险。

就像亚历山大东征如此辉煌,可是一夕之间,轰然倒下。腾讯,是时候想想亚历山大帝国的遭遇,防患于未然,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突然开了一枪,你就倒下了。

帝国的危机,总是从一个小落点开始的。

▌三、留给腾讯的窗口期不会太长

靠游戏带来滚滚财富的腾讯,正走在一条末日狂奔的路上,是时候停下思考:除了游戏,还能干什么?

坐拥20亿用户,无尽流量的,没有做游戏,即使其利润率很高,但并不符合它的价值观。是的,它努力做的是让信息连通你我,它是一个社交公司,但不是游戏公司。而腾讯虽然是一个社交公司,但更是一个游戏公司。

也许,是在游戏上赚钱太舒服了,腾讯肆意的挥洒自己的流量,这么多年,除了微信外,竟没有认认真真再做出一款好的产品。倒是像今日头条般的创业公司,迭代开发出抖音这种爆款,而腾讯的爆款,除了游戏之外,还在哪里?

即使是社交,腾讯也应感觉到危机了。微信虽然简洁,但年轻人的社交偏好,已经越来越偏向图片社交,视频社交,而腾讯至今没有自己开发出这样的产品,那么,也许下一次或许就轮到别人,做出下一代的“微信”了。

移动互联网早已进入到后半场,围剿与反围剿层出不穷。腾讯,是时候考虑自己的转型了,因为在这个跨界打劫、飞速变化的时代,你永远无法预测下一个竞争对手是谁。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一颗年轻的心,保持危机感,不然任你千亿万亿,可能一夕之间,你就没落了。

▌尾声

盛世看似繁花似锦,却常常昙花一现。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昨天,我们看到了微信帝国的黄昏,今天,腾讯公布超预期的业绩,但已然没有更多令人兴奋的东西——除了游戏,还是游戏。

游戏是能让人上瘾的“精神鸦片”,你越用它,就越依赖它,而最终你会被它所毁灭。亚历山大帝国的灭亡,提醒着我们——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帝国越来越强大,危机也越来越大。

完美的腾讯每个季度都给投资者带来非凡的数据,可是对于使用腾讯产品的人来说,腾讯有多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给用户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以及如何拿掉“精神鸦片”这个称号,像、、一般,为社会、为人类做出更伟大的事业。

走正道,不走邪路,这是永远的真理。

原标题:外交部:中方对马尔代夫解除国家紧急状态表示欢迎

新华社北京3月23日电(记者闫子敏)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说,中方对马尔代夫解除国家紧急状态、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表示欢迎。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3月22日,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宣布解除国家紧急状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说:“中方对马尔代夫解除国家紧急状态、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表示欢迎。相信马政府、政党有智慧和能力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分歧,共同维护好马政治稳定与社会和谐。”